一个人的风花雪月

时间:2012-09-08   投稿:feiche9988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王菲的[流年]里,有一句歌词: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,用一场轮回的时间。

  记得小时候看烟花,都是跟着爸爸到他们单位,每当到了正月十五的时候,爸爸的单位会有很多的烟火表演。永远记得那时候的烟火,记得那时候自己那清澈的目光。

  挤在人群中,周围拥挤的人群,喧闹的声音,满天的烟火,身边的小幸福,都是我此生无穷无尽的怀念,那么美好,那么温暖,回忆起来的时候,有甜甜的味道。

  那,是一种甜甜的暖。那,是时光最深处的温暖;是记忆角落里的杨花,美丽,轻盈;是心底深处柔柔的、无可言说的眷恋。

  一场秋雨一场凉。昨夜下了一夜的雨,今天天气就冷了许多。清晨穿着白色的衬衫,蓝色的牛仔裤,一个人在雨中走了很久很久,心,也像那些被雨水清洗过的叶子和小草,清透,沁凉。这样安静的一种状态,真的有点让自己吃惊。嗯,许多事情,当你决定要去做的时候,内心就应该知道那样做的结果,而自己选择的路,需要自己去走,所有的结果,也需要自己去承担。一颗心无论是强大也好,怯懦也好,最重要的是能够勇于承担后果,而后循着既定的方向走下去。

  有人说:当心找到了爱,就丧失了自己的灵魂。当找到了灵魂,却又会流失了爱。人生就是一条漫长弧线上的倾斜,形式总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。鲜活的生命力并没有一定的模式,它只有单纯的活力,去找到自己的出口。

  那些失去的美好,总是会在我们的身体里长成看似圆满,却是缺憾的印痕。简媜说:幸与不幸,美与丑,可以是同义复词,就看自己有没有酿的功夫了,就比如硬涩的橄榄变成甘美的蜜饯。

  “一粒沙,是丑的。对蚌而言,肉里嵌进一粒沙,是不幸的。而珍珠是美的,带珠的蚌,更是身价百倍。海蚌如此,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生活如浩瀚的汪洋,在潮起潮落之中,我们难免会撞礁搁浅,会深陷漩涡,会困在迷洞里,会滚了一身硌人的沙粒,苦不堪言......无论如何,都要告诉自己:也许,我就是带珠的蚌。”

  时间把一碗碗香甜的大米酿成了清洌可口的女儿红,也可以让一碗香喷喷的米饭变馊变臭,“道理总是站在事件的背后。”奥尔柯德的[小妇人]中有两句话: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,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。清明和温厚,都是需要时间和事件来沉淀历练,而后成为性情里的一粒珍珠。

  “西风老树下人家,池塘边落落野花”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经历过的事,遇见过的人,就像那池塘边的落落野花,终究会悄无声息的卷入岁月的洪流中去,而那一泓清流,我想,自己是不会轻易弯腰伸手去掬,因为它们将要流向的地方,是它们幸福的归属,有着更美丽的珍藏。

  莫听离别曲,新翻杨柳枝。杜牧有诗云:门外若无南北路,人间应免别离愁。人生的岔路不可胜数,每一次的相逢都是离别的开始。“离恨恰如春早,更行更远还生”。席慕容说:浮华一生,淡忘一季。空有的回忆,打乱缠绵。笑容不见,落寞万千。弦,思华年。那些年华,恍若一梦。亦如流水,一去不返。不泣离别,不诉终殇。

  忘忧河的水,冬天雪花飘落,流水依然潺潺流动。喧嚣落定之后,白茉莉盛开的夜晚,有婉转的蝉鸣,花香飘散着风的辗转,一路的,一路的延伸到我的心中。茉莉栖息的地方,永远有着典雅、清淡,美而不腻的馨香。温柔散落在忘忧河的水中,站立成最初的约定,而那,是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。

  [阿里.梦之城堡]中说:在很多年后的这个冬天,在人生的这个十字路口,在彼此温暖的目光里,邂逅了今天的你,重逢了昨天的我,但是,你要知道,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。

 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
相关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