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言

时间:2013-08-25   投稿:309314042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题记:有人读懂了一段故事,脚步沉重了几许,驻足成了景中画意。

她是个善舞的女子,一曲红绡不知数,却无人见过她轻纱后的面庞。 他是众多被她的舞姿折服的男人之一,他猜,她的曼妙—对于她的容颜来说,只不过是一种衬托而已。 

他便每晚驻足曼舞阁,陶醉在她的秋波里,沉浸于她的柔美中,无法自拔。 她亦注意到这个飒爽俊秀的男子,每一曲终后,都偷偷欣赏他凝视的眼眸。 他想,我要做第一个摘下她面纱的男人,或丑或美,我都要与她在一起。 

他的执着,他的情意,终换来了女子的相随与共。 那晚,他并没有摘下她的面纱。他说,我们隐居起来好吗?你的舞只我一人赏,你的美只为我一人绽。 

数日后打点好行李,他偶然看见她百般欢喜地放在妆奁里的,是一只上上签。 清晨出发,他们定居在青竹树影间。 他诧异,那面纱后掩着的,竟是这般惊艳的容颜。 

相爱三载,他说,我想带你回去看看。 准备就绪,她想拢起多年前的轻纱。他拦下,他说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妻。 翌日,缝们回到了曼舞阁。

新人迭出,客不常换:他向朋友介绍,他的妻,便是当年的蒙纱女子。 可别人嫌弃的眼光却抑制住了他骄傲的语气。 

“竟然是如此面目,啧啧。”他听见有人窃窃私语。 

“难看死了,难怪当年蒙纱呢。小少爷好眼光啊,哈哈。”几个人跟着哄笑起来。 

他回头看看自己的妻,依旧惊艳绝伦,亦没有慌张的神色。 不出两日,全镇都知道,他的妻奇丑无比而他浑然不知。 各种流言传入他的耳,有人说他眼睛害过病,有人说她施了妖法,迷了他的心智。 

他想起她收藏于妆奁中的上上签。也许让他把她当作天仙,就是她的愿。 为什么?为什么! 

他在夜里悄悄起了身,凝视她最后一眼,走得不知不觉。 

多年后,他出现在异地舞阁,脸上的胡茬却让他更俊朗了几分。 轻歌淡出,妍态撩人,转身之际,他竟看到她惊艳依旧的容颜。 台下絮絮的称赞加重了他的不解。 

舞未终,她看见他灼热的目光里夹杂着强烈的疑惑。 曲已尽,她嫣然一笑,像是对他,又像是对所有人。 场内沸腾起来,称赞声不绝于耳。 她轻盈地舞下了台,没有再留恋他一眼。 她想,佛啊,我那年的愿,已然随他对我的情一起破灭了吧。 

那年,她对佛说:“请让我的美,为他一人绽。” 

只不过,她不知道,多年前离开她的那晚,他只身去了寺院。 “请还她真实的样子。情若真切,定再续缘。”(文/艾拉乌尤兔)

题外话:《隐言》流年伴夏细读了几遍,终于明白何为《隐言》。“请让我的美,为他一人绽” 和 “请还她真实的样子。情若真切,定再续缘”,那份隐言充满了浓浓爱恋。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
上一篇:我以为你喜欢我
下一篇:爱情风水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