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中秋月圆时

时间:2012-05-09   投稿:jerry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  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从来到这个沿江城市起,每逢仲秋佳节,我都要朝着省城的方向举杯默祝,愿父母亲健康长寿,期盼家人年年团聚。这是每个游子的心愿和无奈啊。终于,2009年中秋、国庆两节相连,又适逢建国六十周年,我和妻子安排好家事,便连夜赶回到了父母的身边。

  那年父亲93岁,母亲也88了。古话说父母在,不远游。而我们却是组织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里搬。好在哥哥早年调回父母身边了,我也少了一些挂念。如今看着耄耋之年的二老,除了有点耳背、眼障和走路拄拐外,思维清晰、声音洪亮、精神矍铄,生活都能自理,心里十分开心。这是我们做儿女的福气啊。看到我们回来,父母接过带去的礼物,脸上的沟壑舒展成了平原。连续几天,他们捧着重外孙女的照片,有问不完的问题,说不完的话,整日里笑声连连。

  除了关心重外孙女,看国庆节目就是二老的大事了。国庆阅兵开始时,父母端坐在电视机前,音量调的很大,以至于我们必须捂着耳朵坐的远远地看。二炮方队和航空方队经过天安门时,二老干脆站到电视机前仔细的瞅着,嘴里不断发出感叹声。是的,他们都是抗战初期入伍的老兵了。对人民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。看着军队的武器装备日新月异,看着祖国在一天天强大,他们怎能不开心呢。

  他们说拿到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章时,一晚上都没睡好觉。第二天穿上新衣,戴上纪念章叫孙子拍了很多照片。十一的下午,厅老干处来电话又让去拿父亲国庆六十周年纪念章了。当我把纪念章交给父亲时,他用放大镜仔细的观看着,眼里竟然闪现出泪花。母亲的要晚些才发,看着父亲的纪念章直眼馋。而后几天,当年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成了父母争相倾诉的话题。真佩服他们,那么大年纪了,对当年的战斗故事,人物姓名还能记得清清楚楚,信手拈来。

  中秋那天,家里暖意融融。四世同堂啊,父亲感慨万分。也难怪,父亲九岁时,爷爷去世了。他们弟兄三人大小起就四处谋生养活自己和瞎眼的奶奶了。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,大伯抗战前在南京坐过国民党的牢,因为参加了共青团。父亲在抗战初期坐过日本鬼子的牢,因为被怀疑是新四军的探子。三叔坐过顽军的牢,因为被怀疑向抗日武装运送物资。为了一次次赎人,家里的东西变卖光了,真是穷的叮当响。后来父亲和三叔都参加了新四军。再后来,他们又经历了文革的磨难,再再后来,生活一天天富裕了……。

  晚饭后,母亲拉着我到阳台上去看月亮,象儿时一般。中秋之夜,空中无云,朗月高挂,星光黯淡。几个疑似灯光风筝闪着彩灯在天上游移漂浮。庭院里树影重重,路灯闪现,丹桂飘香,令人心醉。这是多么和谐、美好的夜晚啊。真的希望父母长寿,我们这个大家庭能年年中秋团聚。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