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逝去的亲人

时间:2012-05-24   投稿:dkl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  高原的阳光慢慢融化着清冷,午后,已是高远蔚蓝的天空。无边的落叶蝴蝶般飞舞,挣脱树的怀抱,投入泥土碾作香尘。一如生命的最后归宿那样,从容离去。又一个冬天悄然而至,想起逝去的亲人们,心如细麻,酥酥疼痛。我与家人们踏上了回乡扫墓的路。

  群山峻岭之间长眠着我的祖先,他们的传说在泛黄的家谱上生辉留芳。我走过那些冰冷的墓碑,与他们简短的生平对视良久。无论勤劳贤淑的祖母们,还是丰功伟绩的祖父们,都选择了同样的归栖,一捧黄土掩埋了他们漫长的一生。这里会不会是一个同样热闹的村落,只在夜晚欢声笑语,用另外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亲人,制造一些宿命,改变一些未来。我从母亲坚毅的目光中,我能断定他们还活着,活在亲人们的心里。

  茂盛的植物掩盖着坟头,弟弟用手细心的拔开它们,奉上香火祭品,虔诚的跪拜,年幼的儿子和小侄女在母亲的授意下祈求着祖先保福保佑的恩赐。我好想扑上去拥抱那堆冰凉的黄土,叫醒沉睡的祖母还有父亲。我要跟奶奶撒撒娇耍耍赖,用头往她怀里钻,奶奶会用手轻抚着我的头发,咧着只有一颗牙齿的嘴巴笑得合不拢嘴,让她知道在兴家的鸟儿如今已不怕寒冷。我要跟父亲谈谈未来倾诉烦恼,他边抽着旱烟边爽朗地大笑,毫不谦虚地夸赞着他大方大度的女儿,然后把女儿身上所有的任性都消融在他豁达的人生里。他象是用生命在教导着女儿身上由来的劣根,让我更懂得慈悲更明白珍惜现在的重要。我在心底千万遍地重现着历历的过往,期待有种奇迹可以穿越一切常规,可以释放我这深切的思念。

  除了活着的声音,就只有死去的沉默,如这群山那样,它们成了逝去的亲人们最后的依偎。不敢高语,也不敢低泣,我怕我的喧哗会吵闹刚睡去的祖父,它咳嗽了整夜,母亲说他才刚刚入睡。母亲又以严肃的口吻警告我不能哭泣,她相信一切传说,从心底敬奉着神灵的指示,我害怕我扑簌的眼泪会是另一世界里倾城滂沱的大雨,毁灭了祖先们的村庄。

  每年的清明和十月的召令,阴与阳都要在这里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式,从祭山到祭祖,逐一有礼有序的进行。五年以前,都是父亲率领着乡亲们朝奉祖先的神灵,到如今,父亲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。再没有人愿意担起这样的担子,三三两两的人家,来到自己亲人的坟前,奉上香火果品,叩拜离去。父亲说过这里长眠的亲人,都是我们血脉相承的祖先,多年以前他们都是父兄。我的胸中就有了太多的亲人,不忍用常人的八竿子去判断谁亲谁友的疏离,注定我的世界广阔些,也注定我活得辛劳些,但也更快乐些。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
上一篇:那时槐花开
下一篇:眼泪在心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