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,去上海

时间:2014-11-13   投稿:子在川上曰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        一

       本来,我们准备从太湖坐火车去上海,却被岳西的朋友劝住了,说坐长途公共汽车,很舒服也很快,价钱也不贵,不超过两佰块。我想了想,也对。于是,一大早就坐车去了岳西汽车站。岳西车站很小,很脏也很乱。我们买好了车票,又去买来一大堆水果,坐在那里边吃边等。
       从候车室出来,进停车场右拐,就是车站厕所了。离厕所好远,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。屏住呼吸,在门****了一块钱的如厕费,推门进去,里面臭气熏天。由于没有自来水清洗的设备,便池里大小便成堆,厕纸到处都是,苍蝇到处飞舞,里面找不出一小块干净可以站立的地方。由于气味的刺激,我的眼泪都熏出来了,胃也开始痉挛,最后,只好急急地逃离了那个地方。我记得一个老外曾经说过:看一个地区的文明程度,首先要看当地厕所的干净程度。看来岳西要想开发成旅游大县,厕所是当前第一要改进的地方。
       很快到了发车的时间,还没有看到挂着“岳西——上海”的车辆进站,车站广播也没有播出有关那趟车的任何消息。我去停车场查看,发现一辆什么标识也没有的豪华大巴正在上客,上前询问,才知道这就是我们正候着的那辆客车。赶紧叫来了老婆和儿子,验票上车。司机和验票员却说没有座位了,只能坐在过道里的小板凳上。因为在车站里买票的时候,是有座位的,而且还是很靠前的座位,老婆就同他们争吵了起来。验票员说,你们是在车站内买票的,如果你们非要座位,就只能去找车站,要他们退票给你,或者换乘明天早晨的客车。最后,我们只得妥协上车。
       上车后,我看到一个供司乘人员休息的座位正空着,就叫儿子坐上去。儿子迟疑着,觉得难为情。我说:“我们本来就花钱买了座位的,可司乘人员为了赚钱,把座位又卖掉了。他们赚钱了,就得多少付出一点代价,你上去坐着吧,让他们跟老爸一起坐小板凳。”儿子便跟他妈妈挤了一个座位,我找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。司乘人员过来看了一下,没有吭声。又过了十多分钟,司乘人员从座位底下翻出了“岳西——上海”的路牌放在客车的最前面。然后,车站的广播也开始广播了,催促大家赶快上车。一会儿,就涌来了二十多个跟我一样买了座位票的乘客。经过一阵吵闹之后,他们也跟我一样坐在了走廊里的小板凳上。
 
 
       二
       大巴摇摇晃晃地上路了,里面污浊、闷热的空气终于清新了很多。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大巴在一个公路的拐弯处被一*****警给拦住了。两个交*警上车来清点了一下人数,只有三十八个座位的客车,竟然坐了八十九个人。那个胖乎乎的警*察用手中的指示牌使劲地敲打着司机座位的靠背,严肃地说:“你们这是严重超载,简直是把乘客的生命当作儿戏,一定要严肃处理。”司机没有做声,急急地拨打着电话,一口气拨了三个号码。终于,电话通了,他低声说了几句后,把手机交给了那个胖警*察。胖警*察下车走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后,回来把手机还给了司机,司机就乘机塞了一个厚厚的信封到他的口袋里。他大手一挥,一群警察就随着他撤走了。
       大巴又开始行驶了,有人问司机:“你们的信封里有多少内容呀?”司机说:“好几百块呢!唉,今天超载的钱都捐给他们了。”满车的人都笑了起来,有人笑着说:“你们今天超载的钱少说也有九千块,怎么给交警几百块了就没有了?”司机回头看了一下,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忍住了,什么也没说。
       大巴又开了一个多小时,再次停了下来。乘务员下车打了几个电话,上车后告诉大家,前面一辆超载很严重的大客车翻了,死*伤了很多人。路也全堵*死了,没有三四个小时是走不了了。乘客们一听,鼓噪了起来,纷纷要求退票。司机和乘务人员商量了一下,决定沿原路返回去改走高速。可是,车身太长,倒了好几次车,都未能掉过头来。乘客们就都下车了,司机把车开上了旁边的一个采石场,才掉过头来。大家重新上车,司机往回开了一个多小时后,驶上了高速公路。
       下午五点,大巴进入了江苏境内。乘务员先是打了一通电话,让司机把车停在了高速公路的缓冲带上,说前面有检*查客车超载的检*查站,让我们这些坐小板凳的乘客全部下车。乘务员亲自带领我们翻过了高速公路旁的护栏,坐上了早已停在了旁边的客车。坐好后,客车就穿过一条小胡同,由一条很少人走的小公路来到了一个堆满废品的小村子。乘务员带着我们下车,穿过废品村落,来到了高速公路边,再次打了一个电话后,就带领我们翻过高速公路缓冲带上的护栏。过了几分钟,大巴就驶来了。在司机的催促下,大家迅速地上了车。我对乘务员说,感觉这不是在内地,好像是在某个港台片中,扮演蛇*头带着大陆*仔偷*渡香港的情节。乘务员和司机都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      经过这么几次折腾,总共耽搁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,本来下午七点钟就可以到达上海的,结果到了晚上十点钟,才到昆山检*查站,大家下车过了安*检,警*察把我们的身份证件扫描进了电脑后,重新上车。
 
 
       三
       晚上十一点,大巴终于停在了上海沪太路客运站。我们拖着行李,下了车,再次过了安检通道。出了站,门口停着十多辆出租车。我问第一辆出租车司机,去车墩镇要多少钱?那个司机说一百八十元。我又问第二个司机,他也说是一百八十。我对第三个司机说,我最多给你一百二十块。这时,挤过来一个司机,说:“一百二十就一百二十,你上我的车吧。”我问他,“你的车是哪一辆?”他指给我看了,不是正规的出租车。我就扭头坐上了第一台出租车,司机看了我一眼,说:“一百二十块是那台车,坐我的车是要收一百八十块的。”我说:“知道,开车吧!”
       上海的司机没有北京的那么能侃,那么活跃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最多五分钟,就会同你熟悉得像是多年的老朋友。他们从天上*人间俱乐部的花边新闻聊到非洲的吃*人部落,从西藏骚*乱侃到中南海的趣闻秘事,什么都侃得头头是道。如果你是去旅游的话,他们会把北京所有好玩、好吃的地方一一介绍给你。你坐他们的车,是不会觉得枯燥无味的。而这个上海司机上车后目不斜视,只顾开车。我找他说了几次话,每次他都简洁地答道:我们大上海就是这样,不像你们深圳那里那么乱,那么无序。或者我们大上海都是按照规定规章制度行事的。我们上海人都是文明人,绝不乱来的。这样,说不上几句话,我也觉得郁闷无趣了,只得沉默着。
       凌晨一点,出租车在旗山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,上海的朋友早早地在那里等着了。交上了押金,登记了身份证,领了房间的磁卡。朋友领着我们存放好了行李,稍微洗嗽了一下,就出来找餐馆宵夜。上海不像深圳这个不夜城,我们转了好几个街道,餐馆都关门了。最后,在一条小胡同里才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重庆火锅店。叫了一份石斑鱼火锅,几个炒菜,几支啤酒,吃了起来。
       儿子问:“老爸,为什么那个开价才一百二十块的出租车你不坐,非要去坐那台一百八十元的车?”我解释说:“如果是大白天,其实,还是可以坐的。但是,我们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,坐这些没有经过公安局备*案的黑*出租,是很容易被他们拉倒偏僻少人的地方敲*诈勒*索的。老爸的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就是因为坐黑*车被绑*架,连膝盖骨都被歹徒敲碎了。所以,为了安全起见,晚上一定要坐正规出租车。多花一点钱没什么,安全才是最重要的。儿子,记住,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,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。”
       吃完饭,买单的时候,才发现朋友早已悄悄地把单给买了。喝完一壶茶,朋友把我们送回了宾馆,他告诉我,这是他们公司接待客户的指定宾馆,三折消费。我们现在住的898元的套间,结账的时候才收298元,很便宜的了。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