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哥

时间:2013-09-03   投稿:上者何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他矮,胖子,嗜酒。高中时他来望我,带我去校外一小店打牙祭,喊一碟

花生一盘猪蹄,他剥花生下酒,一颗颗的,很慢。我吃饭他不断往我碗里夹肉,

自己几乎不吃猪蹄。看我吃完,就说:“老幺,去上课。”眼全是关切和督促。

我边走边回望,大哥仍一颗花生一口酒,在小店里,矮桌边。教书后家人相聚,

冬日早晨,哥端出一盘昨夜的炒肉,肉油凝结了滑白滑白的,他不怕,吆喝道"

老幺,弄点酒来。”一边话家常一边就着剩菜啜饮,直至他的脸渐渐红润起来。

 

    

他爱看书。那时我还读初中,他酒后拉个枕头倚在床头,读上半把个小时,

歪在那儿在呼呼鼾声中睡去,

手耷拉着,

书掉一边去了。

不喝酒时,

晚睡前也看,

在床上一如以往的姿势,

只不过会一会转向左,

一会转向右。

我疑心书的内容让

他喜乐怨愁,非如此,何以竟至辗转反侧。我睡醒一觉,他还在看,似乎精神挺

好的。我的《西游记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兴唐传》就是在那个时候看完的,就

是从大哥那儿偷偷拿来看的。

 

    

他下岗了,动不动就发脾气。常唠叨着姊妹,唠叨着子侄,吃鸭子时,仍给

我们夹鸭翅鸭掌,我们离开时,他仍带着酒气也送出老远。他做了点小生意,经

营惨淡,赚的不是钱也许是怨气,不针对某人,无名的,或是改革改的。

 

   

那年给他送去一节酒,他病了,没用,哪想到再也不能用,就永远去了。

 

   

我的大哥,他已逝去三年。我经历了许多不尽如人意,想起了我哥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