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份温暖,少份寂寞

时间:2012-03-22   投稿:jerry   在线投稿:投稿

  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了,而我在家呆的时间却越来越少,除了春节几天,平时几乎不在家过夜。因明天想带父亲出去看看,今晚没有回城。

  吃完饭后,我坐在他们中间陪他们看电视。平日里,母亲一看电视就打盹,但今晚,她特地泡了一杯浓茶,说要好好陪陪我。她向来不喝茶,因为有老胃病。

  我坐在藤椅上,父亲又在上面铺了一层褥单,说天冷了,不能受凉。他近几年患了哮喘,一直在吃药,但仍然有些咳。我劝他早点休息,他说今晚难得,陪陪我。

  他的心思并不在电视上,一直在和我说着话,像个孩子似的,八百年前的,五百年后;上片村的,下片村的……说着说着,就没有了主题和中心,有些混乱。我只是安静地听着,偶然会插一句,让他知道我一直在听。他今年八十多岁了,说话散乱并不意外。他只要还能说,他就开心,我就放心。

  他说的时候,喜欢挥动着手臂,像年轻时一样。他脸上表情在不断地变化着,或高兴,或悲伤,或愤慨,或惋叹。他的眼神一下子亮堂起来,又一下子又黯淡下去。因为他怕费电,看电视时一般不开灯。电视上光影流动,投在他的脸上,忽明忽暗,闪烁不定。

  我仔细地看着他,发现父亲比以前瘦小了好多,虽然他的腰身还算挺拔,但衣服却宽大了许多。

  母亲不住地喝茶,但仍然抵不了困倦,打起了盹。也许她白天太累了,没有歇的时候。她从家里忙到地里,从地里忙到田里。她一辈子都这样,可从来没有怨言。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看小戏,但现在电视里正正规规的戏已越来越少,其它的电视她看着看着就打盹。现在,她努力地坐在床前,努力地睁开眼睛,努力地想明白电视上一点什么,可是眼仍渐渐地合上了,头也慢慢地低了下来,垂在了胸前。电视的荧光照在她的脸上,清楚地显现那一块暗紫的斑癣,这个小毛病已经有很长时间了,她说过好几次,有些痒痛。我也总打算带她去医院去看一看,但一直拖到今天也没去。她满头的白发有些零乱,我想帮她捋一下,但又不忍心惊醒她。我静静地看着她,看着这个愿把一切都给我的人,心里充满愧疚。

  她的头更低了,突然间重重地顿了一下,差点跌向前,我赶忙去扶。她一下子醒了,显得非常的抱歉,说茶叶放少了,要再去加一点。我的眼和心一下子全潮湿起来。

  这样一个平常的日子,原来在他们俩的心中却是这样的重要!中午的时候,她知道我晚上不回去,就显得特别的高兴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现在在家过夜的还没有一个零头。早些年,暑假天我总要在家住了一阵子,而这几年却没有了,至多是春节的三四天。是因为买了车吧,每次回来,总是想回到自己舒适的小窝。每次走时,母亲总在站在大门口要看好久,一直要等到我的身影完全在她的视野里消失。其实,她是非常想我留下来的,留下来也不会影响工作,可那么多次我没有多想就走了。

  我突然觉得这样一个夜晚是多么的宝贵,我能陪他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少,甚至屈指可数。他们都八十多了,人生如瓜果,藤枯蒂落常是一夜之隔。他们现在的身体都还不错,但终有一天,他们会离我而去,如一盏油灯样的熄灭,而这一天就在不远处等着我,我没有任何的力量来拒绝。

  我的心突然往下沉,觉得每一秒钟都如金子般珍贵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不是人生最大的悲伤吗?我想到一个博友,无数次在博客里写到她对逝去的双亲的想念,一到节日,她的心里总是很难过。她常常羡慕那些父母健在的人,而很多父母健在的人并没有体味。

  我们天天在忙些什么呢?红尘滚滚,名和利哪有尽头呢?而父母只是唯一,并且在一天天地老去,终有一天,你将永远地失去,不管他们现在是年轻还是年老。

  人生短暂,再多的名利也换不来父母的健在,再多的财富也换不来这一份亲情,从今晚开始,我要多抽出一些时间来陪陪我的父亲和母亲,让他们少一份寂寞,多一份温暖。

  发于《扬子晚报》11.12

提示:试试"← →"键可实现快速翻页